短期人民币汇率走低 运用离岸人民币期货对冲风险
原标题:短期人民币汇率走低 运用离岸人民币期货对冲风险 6月4日,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开盘回落近100点,报7.1180,与此同时,离岸人民币对美元震荡下行50点。整个5月,人民币在岸汇率、人民币中间价以及人民币离岸汇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。根据以下走势图可以发现,在4月份短暂的企稳波动后,人民币汇率在5月份又开始进入贬值趋势,但贬值幅度小于3月份。 短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走势主要取决于两股力量角逐:基本面和中美关系。5月份整体外部环境较为紧张,而6月份预计延续紧张趋势,这将导致人民币汇率继续承压。预计美元指数在6月份有可能重返高位,从而令人民币汇率承压。 从基本面来看,中国经济增速也维持企稳反弹趋势。随着5月份预计受国外疫情引致的总需求减弱可能受到波及,供给侧的反弹增速幅度恐也将减缓。从先行指标5月份制造业PMI指数为50.6,较上月回落0.2个百分点,其中新出口订单仅回升1.8个百分点至35.3,表明受全球疫情影响,外需持续萎缩,出口压力在增大。 截至目前,已公布的美国5月经济数据基本处于向好趋势。美国5月ADP就业人数超预期,减少276万,预期减少900万,前值减少2023.6万,显示失业可能已经在4月见顶。此外,5月ISM非制造业PMI数据表现同样超出预期,实际公布45.40,预期44.4,前值41.8。其中分项指标,美国5月ISM非制造业就业指数实际公布31.80,前值30。美国5月服务业活动从11年低点回升,但企业似乎并不急于在重启的时候重新雇佣工人,预期经济可能需要数年才能从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危机中复苏。ISM数据显示,非制造业活动指数升至45.4,从上月的2009年3月的低位回升。信心调查显示,由疫情引发的经济活动低迷已经触底。因此,从短期基本面分析,近期美元相对人民币强势在逻辑上是能够解释的。 不过,从中美利差来看,当前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利差保持高位,这大大提升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,二季度中国资本账户可能会面临一定程度的资本流入,从而推升人民币升值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具有小幅升值的基础。 总体来看,在经济萎缩风险上升、美元严重超发情况下,美元指数仍能持续维持高位,且与黄金价格同处于强势地位,主要是由风险事件交替发生所导致的市场恐慌情绪高位难降所致。因此,尽管短期内利率端对美元指数带来一定下行压力,但市场谨慎情绪的集聚可能使美元指数下降幅度和速度低于预期。 随着中美关系议题走出疫情期间的暂时冷却期,市场将在一段时期内对人民币走势持相对谨慎态度,维持人民币运行中枢稳定的主要因素将更多依赖于中央银行“逆周期因子”等调节工具。长期看,随着中国资本市场开放,人民币汇率弹性和波动幅度也将相应扩大。中国基本面的企稳优势和与美经济对比差异、扩大且趋稳的中美利差,将为人民币持稳运行提供支撑。综合各类影响因素,短期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指数或将出现一定幅度贬值,人民币汇率存在进一步走低的趋势。 投资者可关注芝商所离岸人民币期货合约(CNH)来对冲市场的短期风险。芝商所的离岸人民币期货合约以现金结算,合约标的为采用银行间市场标价法报价的离岸人民币汇率。对于标准合约,大宗交易的最低限额为10份合约,日常收付款每天通过香港帐户以人民币完成,无需换算成美元。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